Mar 172009
 

我承认我好久没看电视了。中央二套搞得这么个《倾国倾城》我是一集都没有看过。不过《倾国倾城》这首歌还是偶尔听过的,当时的感觉就是词的意境很美。今天偶尔发现竟然有齐豫齐秦姐弟俩演绎的版本,仔细听了下不由得十分喜欢起这首歌来,可惜能找到的只有晚会现场版,效果很差。不过听起来还是十分有味道,尤其喜欢这句“此刻鲜花满天幸福在身边”,想来如果有此体验的话,也算不虚此生了。

Continue reading »

Dec 162007
 

    “我们不要怀旧,我们只要记得”,这句话出自《遥远的乡愁:台湾现代民歌三十年》这本前一阵子出版的书,但实际我并未看过这本书,只是从一些书评中看到了书里的这一句话,用来形容我对这一次的演唱会的感受,再适合不过了。

    演唱会开始前,同行的女生就对我说:“好像这些歌手我都不怎么认识嘛”。我说:“其实这些歌手我也并不是很了解,有些只是知道名字而已,但这些歌,大部分应该都是听过的,只是不一定能说出名字而已”。实际上台湾的民歌的时代是始自70年代,流行于70-80这两个20年,对于像我这样80初的人,那时还都很小,很多这个时代的歌,恐怕都是从父母或者哥哥姐姐的磁带收藏中听到的。恐怕只有旋律熟悉,歌词似曾相识,而对于歌手的名字,想想那时的盗版磁带歌手是不是原唱都很难说,就别说记得原唱者了。对于我这个年纪的人,更熟悉的应该是90年代时期以香港为主的流行音乐,而这时期的台湾歌手,在这场演唱会里能非常熟悉的只有三个名字:齐秦齐豫姐弟还有潘越云。齐豫可以算是台湾民歌的代表人物,但齐秦不是。而我想看这次演唱会的目的,其实基本上就是想来看齐豫而已。

说起台湾“民歌”,一般指三十年前那场民歌运动带来的那个时代,在那时的歌中,有很多是因为台湾和大陆对立时因为一些政治原因而唱出的各种意识形态的歌,所以有人宣扬其根本不能算“民歌”,因为它根本不民族。但也有其中很多歌曲,源自校园,简单而随意,牛仔裤,T恤衫,再加一把吉他,就可以描绘出风花雪月的故事,被称作校园民谣。相对于前者,我们接触得更多的是后者,因为后者更适合于我们当时的年龄,也因为其更长久的生命力,一直延续到90年代后期都有佳作延续,所以在我们这个年龄,这才是我们认同的主流“民歌”。但在台湾本土,所有这些意识形态的歌,都被统称为“民歌”,有人认为是民歌运动那些人篡夺了“民歌”的本意,同时余光中那些诗人或歌者在当时的背景下也确实有一些我们所不理解的一些言论。在这场演唱会中,也确实是有时说成“民歌”,有时说成“校园民谣”,介于网愤无处不在,我只能先声明一下以下我的言论不管是民歌还是民谣,都指那个时代产生的那些歌曲,无分政治立场,而只单纯是“歌”而已。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