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22009
 

最近工作比较郁闷,忙里偷闲又拿起EQ2来玩,其实就是在四处逛大陆看风景,偶尔做几个任务玩玩。结果发现SOE把库那克这块大陆设计的还是蛮有意思的,于是就有了记录点东西的冲动。

自从库那克回归以来,众多冒险者就蜂拥而至,毕竟这里埋藏着很多自EQ1以来的传说中的宝藏。然而对我这个不称职的吟游诗人来说,宝藏那是绝对没有兴趣,只是想来见识一下好玩的生物和事儿而已。目前统治这片大陆的种族是蜥蜴人,一个丑陋而又野蛮的种族,一点都提不起我的兴趣来。然而蜥蜴人在这里驯化了众多生物当坐骑,这个是我感兴趣的东西。于是我的近期目标就是看看能不能弄一个拉风的坐骑来玩玩。毕竟对于一个终日在诺拉斯游荡的人来说,跑得快才是保住性命的头等大事。因此即使是号称跑得最快的吟游诗人,也希望能够有个高速坐骑。

于是我就跑到蜥蜴人聚集地Rillss去四处打听。终于打听到一个叫Sliza的女蜥蜴人能给我想要的东西。于是我就去找她,据说她是个美女,当然见多识广的诗人是不会被当地土著的说法误导,所谓蜥蜴人中的美女如我所料,就是这个样子的:

EQ2_000047

这个神经质的女人当然不能随意满足我的要求,让我帮他去野人山上偷水晶,还让我去侦查一个最近来到库那克的野蛮人部落的情况。在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一一满足了这个女人的要求。最后她终于答应我给我一头当地驯化好的雷犀牛,但最后的条件是,要去野蛮人部落里拿一本书,然而没人知道这部书在那里,除了那些野蛮人…..她给我出了一个馊主意:野蛮人对于一种生物戒心不大,只要伪装成这种生物,自然能够接近他们。于是我就引以为真的接过了这个女人给的魔法面具,然后就发生了这种情况,我变成了老鼠人:

EQ2_000012

当我看到自己这个尊容时,差点没笑趴下,这也太可爱了>_<,哪里是我冷酷的黑暗精灵啊,哈哈,再看我战斗时的勇姿,这是路经某诅咒之地时被仙人掌妖怪袭击时的战斗:

EQ2_000013

跑了好远的路终于到达了极北之地,也就是这个野蛮人部落Order of Rime的营地了,果然他们对于我这个形象没有什么戒心,但我觉得他们是忍着笑的>_<

这些野蛮人的来头果然很神秘,他们是从冰山上迁徙过来的,并且在他们当中也混杂有其他的种族,例如博学者和冰巨人,总之是个很奇怪的族群,既不像正义,也不是邪恶,似乎也有他们自己的信仰,路上看到一个站岗的冰巨人,于是未经同意跟他合影一张,这里我用了作弊的拍摄方法,否则以我变成鼠人后的身高,连巨人的膝盖也达不到-_-,而且,这家伙似乎根本就没看见我:

EQ2_000022

这里的人会说诺拉斯公共语,因此打听了一阵子后,顺利拿到想要的书,于是立刻回头去报告女蜥蜴人,其实真正原因是–这里太冷了!

走之前,特地去参观了部落王座,是用两条海龙拉动的冰山,据说他们就是一直用这种方法迁徙的:

EQ2_000024

回去的时候发现海边竟然有蜥蜴人的Sokoka站,那就可以飞回去了,Sokoka是蜥蜴人的远程交通工具,飞行速度不错,这是飞离极北部落的最后留念,可以远远看到背后停靠在海边的王座,此时已经不用以老鼠人身份示人,可以看到我的黑暗精灵飒爽的身姿0_o:

EQ2_000025

找到蜥蜴人后她很满意,立刻给了我一头犀牛,蜥蜴人虽然粗俗,但是信誉还是不错的。只是她没跟我说,给我的竟然是一头黑皮犀牛,还给配了个金色的鞍,超级恶俗,让我这高等的暗精坐在上面,那简直就是–黑啊!

EQ2_000027

而且该死的女蜥蜴人没告诉我,犀牛跑起来是前后脚不同节奏,加上庞大的身躯,造成的后果就是跑起来屁股左右扭,人在上面坐着要被摇得东倒西歪。该死!怪不得犀牛虽然是大陆上非常能跑的生物,但是蜥蜴人们从来都是坐着慢慢走的,他们没有告诉我>#<

 

EQ2_000044

诺拉斯上每天都会碰到新奇的事儿,当然最终结果就不一定是想象的那么有意思了。如果哪天你看到一个黑皮精灵起着金鞍碳烤蜥蜴呼啸而过,那就是我了。

Jul 232006
 

  记得最早接触电脑的时候,游戏里面的声音都是叮叮咚咚类似于任天堂FC游戏机的合成音乐,后来知道了那叫做midi。再后来大约是96-97年那个时候,终于有了一台自己的大奔PC。那个时候声卡还处于Sound Blaster 16那个时代,midi还都是声卡FM合成器实时计算出来的,因此也还是叮叮咚咚的那种效果。那时还没有mp3,声音的格式都是波形文件,在还不到1G的硬盘,32M内存的限制下,普通游戏不可能使用Wave作为音源,所以还是midi大行其道的时候,还记得dos版仙剑奇侠转吗?那可以说是国产游戏背景音乐用midi最好的实现了。但这时的midi也只能是有节奏有音阶而已,根本无法体现出乐器的那种效果,所以也只能是比FC合成出的音乐稍强。

  紧接着波表这个东西就出现了,简单说就是把预先录制好的真实乐器声音来代替FM合成乐器来发声,效果自然好很多了。在这个时代(其实应该是非常短的一段时间),拥有一块带有32M硬件波表的AWE32声卡成为了许多玩家的梦想,但实际是只有少数富豪才可能买得起这种高价声卡。我等贫穷发烧友也不是没有办法,硬波表我们玩不起,我们玩软的!现在我还清晰的记得,当我第一次装上《电脑报配套光盘》(那个时代没有网络,盗版光盘都很少,所以接触软件基本都是通过类似途径)某一期附带的Wingroove(不知道拼错了没,记得是小日本的共享软件),然后再打开Windows自带的那个Sample midi—-至爱丽丝,记得当时只能用震惊来形容了–我的破塑料音箱里传出的竟然是真正的钢琴演奏而不是以前丑陋的合成声音!一个只有几k大小的midi文件竟然能播放出如此美妙真实的声音!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疯狂的沉迷于软波表的世界,VSC-88、S-YXG50和最初的Wingroove不停的切换使用,不停的把压箱底的一些游戏拿出来玩,只为欣赏里面的midi BGM。那时,是我最初感觉到了电脑数码音乐的神奇。

  但是这些软波表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毛病--慢半拍,不管是开始还是结束,都会比不用软波表时要慢1-2s,当初我认为这个是软波表的bug,所以不停的找没有bug的软波表,怎奈一直到最后都没有找到。

  再后来,已经不仅仅满足于欣赏与收集midi,而是对于制作midi更为好奇了,于是cakewalk的时代接近了我。从最早的单音“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的儿歌,到后来稍微复杂点的联系钢琴曲,我一点点地体会着爬曲子的乐趣,那个时候用的最多的音色也就是钢琴。听着自己用鼠标一个音符一个音符点出来的东西变成悠扬的钢琴曲,仿佛自己也有了点创作的意思。现在突然想来,当时最得意的一段4复音爬出来的《忘情水》,都已经随着我大奔的1.2G硬盘的格式化而消失了,真有些遗憾。这段时间,曾经幻想能玩玩那些专业设备,毕竟用鼠标点出来的东西,还是差一点感觉,不过那些天价的玩意不是我等普通爱好者能消费的。
  
  以后的时光,一种叫做mp3的东西出现了,电脑的性能和容量也不断的提升,于是midi这个东西似乎就没什么人再关心了,而我也投入到了高考的紧张复习当中去了,我的电脑音乐爱好者的初级阶段,也就在此嘎然而止。

  大学的时光,就是上课,写程序,玩游戏的反复的循环。整整4年时间里,基本上没有再碰midi,也没有关心数码音乐制作这个领域。不过想来与此有关的事情倒不是没有:
    声卡由ISA升级到PCI了,复音数这个指标基本没有人关心了,因为最简陋的ac97都能实现64复音了,同时FM合成或者是硬波也没人关心了,因为多媒体设备都不以midi作为主音源了,直接都是录制的自然音,或者是压缩成mp3。
    手机开始普及,手机铃声复杂化开始。midi竟然在这个领域焕发青春了,但估计虽然人们津津乐道于手机是多少和弦的,但都不知道所谓和弦是什么意义,只知道和弦越多手机铃声越好听。估计如果坚持说复音的话会被人鄙视的。顺便再说句为什么从这个时候起人们都说“hexuan”而不是“hexian”了?
    我开始玩EverQuest这个游戏,鬼使神差开始玩起了吟游诗人这个职业,于是Bard成了我以后MMORPG必选职业。
还未写完,改天继续…….

May 212006
 

好久没玩EQ2了,这两天无聊又上去玩了会。
老外们还是能看懂我的中式英文的,但是老外们打出来的很多俚语和缩写我却要费很多时间来理解。
周末花了几个小时把人物从12升到了18,要下得时候突然心血来潮看看老人物怎样了,结果一不小心把那个40级的Dirge登录进去了,看来以后又有得玩了,希望能多坚持一阵子吧。